觀看記錄清空
    • 視頻
    • 資訊
    • 明星

    《夢迴》“四爺”圈粉,丁橋:努力成全角色,熱愛方能享受其中

    2020-01-16 20:16:06頭條5880閱讀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原標題:《夢迴》“四爺”圈粉,丁橋:努力成全角色,熱愛方能享受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提到“四爺”,你腦海中會浮現出誰的形象? 《步步驚心》裡的吳奇隆、《宮》裡的何晟銘?還是《甄嬛傳》裡的陳建斌?作為清宮戲的“常駐MC”,每個版本的“四爺”均從不同側面展現了這位“史上最勤勉”帝王的“冰山一角”。

    時下熱播的《夢迴》,新人演員丁橋飾演的“四爺”,寵弟狂魔,有勇有謀,喜怒不形於色,激起觀眾的好奇心的同時圈了一波“事業粉”。這個角色身上,凝聚著編劇和演員怎樣的匠心?角色之外,丁橋的正確打開方式是什麼?

    冷面四爺的反差萌

    “真香CP”憑實力圈粉

    冷面王爺、深沉內斂,是丁橋版“四爺”給觀眾留下的初始印象。隨著劇情推進,一大波“事業粉”群起而催之,催促“四爺”搞​​事業。丁橋回應道:“其實四爺一直都有事業心,只是前期有些跑偏了。與茗薇、十三弟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糾葛成為前期困擾他的一大難題。放下小薇後,他的事業心慢慢被放大,成圈粉亮點。”

    該劇“四爺”年齡跨度從20+到40+,性格前後變化張力十足,如何拿捏好尺度對青年演員來說並非易事。為此,丁橋專門為角色設計了諸多細節:“不同時期的聲音,我都有意識地進行了處理,可惜沒採用原聲。”拍戲時,關於“四爺”的造型儀態、台詞語速、走路步伐……丁橋都多次與團隊協商交流,力求最大限度地還原“四爺本爺”。

    談及角色與自身的反差,丁橋表示:“很多人剛認識我時,覺得我太嚴肅、高冷。所以我表面上的性格和冷面四爺還挺像的哈哈。但私底下的我是一個大大咧咧的男孩子,反差感挺強烈。“

    此前,陳建斌、吳奇隆、何晟銘等演員都曾演過胤禛一角。相比之下,《夢迴》中的“四爺”一改其他劇中偏重於描述“四爺”情深似海的固有形象,而是極力刻畫“四爺”的少年心性與成長之路。丁橋坦言:“前輩們的作品我都看過,但並沒有刻意去借鑒,因為故事、劇情不同,演起來感覺也不太一樣。”

    《夢迴》講述了21世紀的茗薇,意外來到清朝皇宮,攪動一池春水。茗微的出現牽動著三個王爺的心,其中愛得最卑微的當屬“四爺”,茗薇之於“四爺”,是怎樣的存在? “開始是一場美麗的誤會,後來是四爺的一廂情願。”

    自古無情最是帝王家,《夢迴》卻反其道而行之,四阿哥與十三阿哥兄友弟恭、相親相愛的佳話,真實真切且珍貴,“真香CP”也在微博和B站上聚集了大波CP粉“為愛發電”,憑“史實”圈粉的丁橋如是解讀:“四爺並未養在親生額娘身邊,德妃總是當著他的面偏心十四爺,所以他從小就養成了比較獨立的個性。他與十三弟一起學習、射箭、騎馬,一起做很多有意義的事情,他們之間是兄弟也是知己。”

    聊到最讓丁橋印象深刻的兩場戲。一場是四爺跳湖,另一場是康熙帝駕崩。 “我有深海恐懼症,當時閉著眼睛就跳下去了,現在想想都覺得十分害怕。”而康熙帝駕崩,堪稱該劇名場面,丁橋也在其中奉獻了一場痛徹心扉的哭戲。

    這部劇集結了一眾年輕演員,滿滿青春感,戲上戲下也碰撞出無數火花。 “拍戲時認認真真,戲下也有說有笑。大家後期都長胖了,這個鍋全賴太子。哈哈。因為我們酒店樓下有很多炸雞店,經常在收工的時候,太子就請我們吃炸雞。每次都表示拒絕,但到最後也都會吃得不亦樂乎,時常上演真香小劇場。”提起劇組成員時,丁橋滿眼笑意,足見這是一個多麼溫馨有愛​​的劇組。

    擅於學習有想法

    準確把控每個角色

    很多人是從《如懿傳》中的大阿哥認識丁橋的。聊到“出山”之作,丁橋感慨良多,“出道便在大製作中露臉,我覺得非常幸運,參演本身就是一種收穫。在我試鏡《夢迴》的前一天,《如懿傳》裡的大阿哥剛好上線,製片人看到大阿哥的形象,覺得和他們想要的很接近,所以要感謝《如懿傳》成全了四爺。”

    採訪中小編髮現,丁橋是一個非常愛學習和觀察的演員,善於從劇組的每個成員身上汲取養分和力量,時刻準備著,輸出更好的角色和作品。他將拍《如懿傳》時從周迅等前輩身上學習到的亮點,靈活地遷移運用到了《夢迴》裡,得到了導演、製片人的一致認可。

    這裡所說的學習與借鑒,並非單純的照抄照搬,而是長期積累、深入思考、反复揣摩,最終厚積薄發,爆發出無窮的潛力。 “《夢迴》劇本寫到,德妃和四爺徹夜長談,出門已是白天,四爺不敢抬頭看刺眼的太陽。因為那天皇阿瑪駕崩,德妃告知四爺,若想順利上位,必須把小薇賜死。我當時和導演說,這樣處理太單薄,不足以交代他選江山還是選美人時的內心糾結。於是就跟導演分享了《如懿傳》中青櫻對弘歷死心時默默走宮中長街的橋段。”

    丁橋從《如懿傳》中找到了靈感,用創新的方法論凸顯了四爺面對兩難抉擇時內心的波瀾壯闊:“先拍了出門的鏡頭,然後一鏡到底拍攝四爺順著宮中長街走到了紫禁城的最高處,最後俯瞰整個紫禁城時,要江山還是要美人,他的心中已然有了答案。”不得不說,丁橋不僅用心在詮釋一個獨樹一幟的四爺,更是直接“住進了角色的身體裡”,思其所思,想其所想。

    如何提升演技,是演員的素養,也是演員的必修課。面對這一問題,丁橋時刻保持著演員的自覺:“身邊有許多演員朋友說過,不愛看自己的戲。我反而喜歡研究自己的戲,因為拍戲的時候並不能一遍遍看回放,等劇播的時候再回看當時的表演,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提升演技也要多觀察生活,多看電視劇、電影,每次看到好表演都會用心記下。也經常會約上朋友去表演導師家學習,一起研究切磋新奇的表演方法。”

    不斷挑戰多面角色,尋求演技突破,是丁橋屢試不爽的“法寶”。 《鬥破蒼穹》里首次“試水”玄幻劇,丁橋飾演的莫家大當家莫承,堪稱這部劇中最為精緻的“豬豬男孩”,照鏡子、化妝、抹口紅,舉手投足間顛覆了丁橋以往的熒幕形象。 “這部劇剛找我時,我是拒絕的,不想演那麼陰柔、妖嬈的角色,可以說是被騙進劇組的哈哈,不過現在回看,莫承能被大家記住,也說明我能夠hold住此類角色,攻克又一類型。”

    勇於突破自我

    多部待播劇勢頭正勁

    《夢迴》的熱播,對丁橋的演技是一種肯定。接下來的2020年,他還有多部待播作品,引人期待。由鄭曉龍監製的《大鼻子情聖》是一部現代愛情治愈劇。丁橋在劇中飾演了沉默寡言的技術宅男“文澤透”。

    說起這個角色,他覺得頗具挑戰性:“這是我真正意義上的主角戲,20多集的劇,我總共有200多場戲,最難的並非戲份多,而是角色幾乎沒有台詞。一個沒有台詞的角色,究竟要怎麼演?幾乎傷透了腦筋。慶幸的是,在導演和團隊的溝通中,我找到了破題點。”

    《十年陽光十年華》是一部民國言情劇,丁橋在其中詮釋了單元男一號羅醫生,“羅醫生是個整形醫生,他有些陰險,但並非傳統意義上的反派,他給當紅藝人做手術時意外出了事故,卻因為害怕而拋尸,最後被緝拿歸案。”

    都說光頭是檢驗演員顏值的最佳標準,在這部劇中,丁橋大膽挑戰光頭造型,敢於突破自我的勇氣值得嘉獎, “羅醫生穿得光鮮亮麗,呢子大衣、小領帶都配備到位,但一摘下帽子卻是個光頭,視覺衝擊蠻大。”其實,早在《鬥破蒼穹》中,丁橋便嘗試過光頭形象,讓觀眾看到了他身上極強的可塑性。

    另一部民國劇《十二譚》,丁橋再次拿到了“皇親國戚”的劇本——晚清“貝勒爺”,“造型比較前衛,性格相當痴。最開始是一門心思痴迷各種古玩,為了古董可以一路從北京到天津到上海全國跑,為了古董可以將大宅子換成中宅子、中宅子換成小宅子。當他遇到可以共度餘生的人時,便對所有的古玩都提不起興趣了,當初的痴迷慢慢演化為後來的癡情。”聽上去,這個角色無論從造型還是人設上來說,都非常吸睛。

    再一次化身“皇子阿哥貝勒爺”專業戶,不免讓人生出“總是演同類型的角色會不會擔心戲路受限”的疑惑?針對這個問題,丁橋處之泰然:“每個演員都想演各種各樣的角色。但在年輕時,如果能將某一類角色演到極致,未嘗不是一種成功?等積累了一定經驗、閱歷更加豐富之後,再去挑戰你想挑戰的角色,那也會比現在更有把握。”

    慢下來,去感受和體驗每個角色,畢竟每個角色都各具魅力,代表著這芸芸眾生中的滄海一粟。這是丁橋對於當前的認知與規劃。 “2020年,希望可以演到自己想演的角色,比如,《慶餘年》中二皇子那樣的大反派就不錯。也希望能接一部正劇,多嘗試不同類型的角色”。

    演戲之外,音樂也是丁橋的熱愛,“音樂是我的夢想,也希望有機會能出EP。”偶爾得空,丁橋樂意去世界各地旅行。說起旅行的意義,他直言自己是一個非典型遊客,“旅行對我來說不是到處打卡,只是找地方放鬆身心。”最近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,丁橋也加強“營業”,釋放出他身上詼諧搞笑逗比的大男孩屬性,集才華與幽默於一身的寶藏男孩丁橋,相信假以時日,定將拿出更多精品回饋觀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398資源網

    《》相關推薦

      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視頻和圖片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66-TV高清看只提供web頁面服務,並不提供資源存儲,也不參與錄製、上傳。

      RSS訂閱 - 百度蜘蛛 - 谷歌地圖 - 神馬爬蟲 - 搜狗蜘蛛 - 奇虎地圖 - 必應爬蟲

      © 2020 tw.66-tv.cc Power by 66影視TV